阅读历史 |

第七百一十六章 那可都是移动的功劳!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这样说的话,确实和现在的情形一模一样。”

服部平次不傻,在脑海里面推导了一番,马上也跟着悟了,从兜里掏出了白毫:“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手里的这个白毫,不管最后是谁赢了,应该都是会跑过来夺走的。”

“如果义经死掉了的话,那么现在应该也就只剩下了一个弁庆正在活动,这样来说的话,只要等他过来抢夺白毫那么也就自然能够抓住他了。”

“嗯,既然那家伙能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其实我们也能利用这一点蹲他一波”

藤野应了一声,意味深长地轻笑:“只要等到他找到你以后,直接制服他那么这一起案子也就解决了。”

“好主意!”

服部平次闻言攒了攒下巴,感觉这还真可行。

嗯,果然老六还是有老六的办法。

“要是警方的调查没有错的话是这样。”

这时候,柯南附和了一声,可话锋一转又继续道:“不过我们现在都还只是推论,无论是义经还是弁庆,我们都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已经死掉了,或者说没有被认错了的案件。”

“所以我觉得,我们还是应该继续调查下去,找到剩下的源氏萤的人。”

柯南双手环胸,很显然是不想有人继续死掉,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:“最起码能够避免一个人被杀掉。”

服部平次闻言思索了一下,而后叹了口气:“要是这样的话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“那就随你们便喽。”

藤野对于这两人的决定并不意外,虽说如果换做他的话,他肯定会让对方斗一个窝里混,然后只剩下一个人抓起来送进局子,或者直接弄死。

不过这两个人都是正经的侦探,心中维持的东西还在,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,人命还是很贵重的,无论是罪犯的性命还是说正常人的性命,都一视同仁。

服部平次这种倾向更弱一点,柯南则是看起来并不希望有任何人死掉,哪怕还只剩下一点可能性。

说不上是圣母,或者滥好人什么的,只能说他们心里面还存在着世俗的‘秩序’。

藤野看向两人:“不过既然你们两个想要阻止凶手,那凶手的身份伱们应该心里有数吧?”

“我们找到的这个是复印件,如果这画真的是找到佛像的藏宝图,那么也就证明樱先生之前身上被拿走的东西,就是原件藏宝图了。”

服部平次思索了片刻,看着手中的画忽然开口道:“既然那家伙知道藏宝图就在樱先生的手里,那么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就在我们之前就知道藏宝图在他的手上……”

“犯人有可能是樱先生的朋友。”

柯南接过话茬,低眸陷入了回忆的思绪当中:“茶屋的门打开的声音很大,这一点我有留意,老板娘如果注意到了其他人进来应该会有察觉才对。”

“西条,龙圆,水尾,这三个人有很大的嫌疑,在兰还有樱先生离开以后,这三个人都分别去过一趟卫生间,卫生间的边上就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,这三个人都有可能是假装去上厕所,然后利用已经找到了藏宝图里面的佛像为借口杀害了樱先生。”

服部平次这时候忽然开口道:“但是水尾先生去上厕所的时候,千鹤铃小姐有跟着,如果是这样的话,水尾先生就有可能是清白的。”

“前提是她和水尾先生并不是共犯。”

柯南看向服部平次,严肃的沉声道:“弁庆和义经,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有人死掉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服部平次闻言叹了口气:“还不能确定,看来只能等明天调查一下再说了。”

藤野点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,默默在心里面抄起小算盘开始盘噼里啪啦地算了起来。

尽管记忆已经不深刻了,但是他现在的话,对后面的剧情还是知道个大概的。

差不多就是服部平次这小子会被袭击,和叶会被绑架,之后还有什么剑道馆上演剑道群殴的剧情。

凶手的话,二选一,龙圆和尚还有那个西条大河,仔细想想应该就是那个旧书店的店长西条大河了。

不过现在来说藤野还不打算收手。

他打算交给两个打工仔自由发挥,让他们直接去找西条大河的老巢,毕竟在他的印象里,西条大河的老巢里面,可是存有一把名刀——妖刀村正。

妖刀村正,他自然要弄到手,要是过去偷的话肯定是有些不合适的,但要是在一个未成年还有大阪本部长的儿子被威胁的时候,他直接一个天降猛男将十好几号人给包围,上去抄起那一把刀,那是不是就合理的征用了?

至于征用日期,那就要看西条那家伙什么时候出狱了。

不过鲨了那么多人,大抵应该也出不来了,估计也就是一辈子了。

至于那十好几号人,对于藤野来说也是多多益善。

就犯罪而言,抓住一个,和抓住一窝那可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抓一个,就是抓住了一个普通的反社会杀人犯而已。

抓住一堆,那就是破获了犯罪团伙,摧毁了反社会的有组织犯罪团体!

那可都是移动的功劳与政绩!

当然,这些东西肯定是不能算在京都府人的头上的,就算是要算也是算在他这个警视厅人身上。

藤野约莫估算了一下,这一次破了案子,再卖给大阪府和东京都两人情,那么自己除了系统任务奖励以外,应该会多出来一笔巨额的额外收入。

至于京都,那就不用想了,给个感谢状估计都得谢天谢地……

争权夺利什么的无论是在什么地方的官场都很常见,霓虹警方当然也不例外。

身为新时代的三好骚年,藤野对于这种什么斗争其实也没有多大兴趣,甚至在心里面表示‘霓虹警方就是因为有这种事情才迟早药丸的’这样严厉的谴责。

可心里面谴责是谴责,身体还是很诚实的。

东京毕竟是他的老东家,还给了他一个刑事部顾问的名号,有些事情该顺手帮衬还是要顺手帮衬。

虽然是个虚职,但也毕竟是一番心意,所以无论如何的话,他都还是要帮一下的。

至于大阪府那边……

大阪那边他过去处理案子,态度倒也还蛮不错的,虽然没有挂职,但也收了一些好处,藤野觉得也还是有必要帮衬一下的。

其实其他都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还是恶心一下京都这边的那一帮老爷。

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?

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,今天的我你爱答不理,明天的我你招惹不起!

刀子,功劳,人情,藤野选择全都要!

可资源毕竟是有限的。

所以也就只能苦了京都的老爷了。

…………

另一边留在茶室,接受绫小路笔录的众人这时候笔录也做完了,时间不晚,在知乎了藤野这边一声以后,就顺红叶的车返回了不远的山能寺。

而藤野这边继续在樱正造这里转了一圈,见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众人便没有打算继续调查下去,返回山能寺汇合。

“你们说樱先生就是伊势三郎?”

和室内,毛利小五郎坐在桌前,听了藤野一行人带回来的结果以后,忍不住敲了一下桌子,面色古怪道:“这一次该不会也是按照数字的顺序进行的刺杀吧?!”

说着,毛利小五郎看向坐在一旁的藤野:“老弟,这一次你肯定也有把握直接制服这个家伙吧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