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一卷 沙苑争锋 第95章 战马疑踪(1 / 2)

加入书签

眼见土匪围过来,郎宗瑜挺枪站在了秦重身侧。高大的身架,让一众土匪不敢轻犯。只是围着两人,一边挥动兵器一边张狂地吆喝起来。秦重背负着双手,与对面儿的金超冷冷对视。

面对土匪包围,秦重两人不慌也不逃,倒让金超心中打鼓儿,一下谨慎了起来。

按照金超的经验,若是寻常的商旅,就凭方才一番咋呼,早已跪地求生。要钱给钱,要货给货,哪里会像秦重两人这般冷静?即便有些武艺,那也是猛虎怕群狼。见到自家这阵势,除了认怂别无办法。

但是这两人,就像专门等在这里似的,沉稳的令金超心中直跳。

“真是巧啊。”金超举起手中砍刀,很夸张地挥舞出一个刀花儿,嘿嘿冷笑着慢慢向秦重靠近。这手刀花儿,若是看在寻常人眼里,当真是干净利落,只怕下意识就会认为,此人武艺高强。

但这种把戏在秦重眼里,却狗屁不是,根本上不得台面儿。随即,秦重冲郎宗瑜一努嘴,示意他出手对付这个土匪头子。对付金超这种货色,秦重不屑出手,权当是磨炼郎宗瑜的武艺。

郎宗瑜手上一紧,铁枪发出“呜”的一声,划出一道弧线。稍靠近的土匪,惊跳着往后急退。

在众土匪的眼中,近两米高的郎宗瑜,才是他们最关注的人。无论是身架还是武器,看着就让人心怯。反倒是秦重被忽略,因为他一身士子长袍,又是空着手,所以认定他只是个读书人。

金超双眼一眯,刷刷劈刀摆出了迎战姿势。

“识相的,留下马匹钱财,本寨主饶你二人不死。”金超高声威胁道。

金超话声一落,四周登时响起一片咋呼声,挥舞刀枪士气高昂。郎宗瑜对这一套,那是相当了解。因为就在几天之前,他也和金超一样的做派。当下,嘿嘿一阵怪笑,挺枪刺向了金超。

“少说废话,咱们打过再说。”郎宗瑜喝道。

中平枪起手式,枪抱腰间直直一枪凶猛刺出。郎宗瑜的铁枪,沉重异常,绝不可小视。这一点,金超在上阳村时就已经知道。一见铁枪刺来,立时大喝一声沉腰坐马,全力一刀劈向枪头。

“当”的一声响,砍刀猛地一下崩跳起来,差点脱手飞出。铁枪枪势未受丝毫影响,保持着原来的轨迹,直直刺入金超的肩头。“扑哧”一声,枪尖穿透人体,从背后钻出。

“啊。”霎时鲜血飞溅,金超惊叫着急往后退,可哪里躲得开郎宗瑜的铁枪?

铁枪回抽,再次一枪刺出。同样的动作,同样的位置。

“啊?”金超惨叫出声,他依然躲不开。同一处位置,两次被铁枪穿透。知道的,这是郎宗瑜只会这一招,不知道的,还以为郎宗瑜性情残忍,专捡着一处下手呢。

眼瞅着第三枪又来,金超彻底没了胆气,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没命地喊叫起来。

“小人狗眼不识真神,饶命啊,饶命啊。”

“哼。”郎宗瑜倏地一下收住枪势,稳稳地停在伤口之前。看着架势,金超再不求饶,只怕他第三枪扎得还是那个位置。金超鼻涕眼泪一把,脸上早已没了人色。肩上鲜血喷涌,整个成了血人。

“就这武艺?也敢学人劫道儿?”秦重蹲在金超面前,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
“公子饶命,公子饶命啊。”金超疼得浑身打颤,一连声地求饶。

“哼。”秦重噌得站起身,冷眼一扫四周土匪。只听“叮叮当当”一阵乱响,土匪们兵器丢了一地,扑通扑通全跪了下来。自家首领连人一招都接不住,还劫个屁的道儿啊?当然保命要紧。

“饶命啊,饶命啊。”

“俺上有老娘,下有孩子,公子饶命啊。”

.........

乱糟糟一片求饶声,让秦重很是不耐。这种不入流的货色,虽然祸害百姓,却对自己没有伤害。若是就此一锅全杀了,未免太过残忍。而且,师傅鸿蒙子也有交代,不可杀戮无辜。

土匪当然算不上无辜,但是罪不至死吧?秦重不知该如何处置。

“交给你了。”秦重一把抓起金超,想要审问一下。至于其余人,都交给了郎宗瑜处置。

哪知刚要移步,猛听到“嘭”的一声巨响。秦重登时头皮一麻,他对这种硬弓声响,可是一点不陌生。射出的箭矢强劲迅疾,一旦射中人体,绝对是一穿一个大洞,绝无生还可能。

“趴下。”秦重急切间,身形骤然伏低,一个扫堂腿扫中郎宗瑜。

郎宗瑜的确反应不及,被秦重一下扫中双腿,“扑通”一声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。

“嘭。”一支两尺多长的大箭,斜斜地插在了地上,距离郎宗瑜倒地之处,只不过两尺多远。箭矢入土近半,白色的尾羽嗡嗡颤动,可想箭矢的力度。郎宗瑜看见箭矢,直惊得浑身冰凉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