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一卷 沙苑争锋 第66章 鸿蒙真人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世间传说,扶摇子陈抟功参造化,如今年逾两百岁,犹健在人间。而陈抟一生,只收有一位亲传弟子,赐道号鸿蒙子。鸿蒙子继承了陈抟衣钵,潜心修道,至今也已百岁开外。

陈抟修道无门无派,虽身处华山,却与华山道无甚关联。然其一生成就,得到道门尊崇奉为经典。如今,鸿蒙子青出于蓝,已是神仙一流人物。隐居终南山,被北地道门尊为领袖。

多年之前,鸿蒙子奉诏入京讲道,真宗皇帝尊为真人,赐官身、金帛,皆不受。

皇帝以歌赐行:

混元为教含醇精,视之无迹听无声。

唯有达人臻此理,逍遥物外事沉冥。

浮云舒卷绝常势,流水方圆靡定形。

乘兴偶然辞涧户,谈真俄尔谒王庭。

顺风已得闻宗旨,枕石还期适性情。

玉帛簪缨非所重,长歌聊复宠归程。

.........

老道哈哈大笑畅快至极,秦重却如坠五里云雾,不知老道何故发笑。老道一边笑着,一边往前走去。不多时穿出林子,已到了林子的东边儿。而此刻,东方煌煌光芒洒下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。

老道站住脚步,回过头深深的打量着秦重。手捋胡须,目光柔和。

“若依你之见,这大宋可救也可不救?”老道问道。

“非也。”秦重面向东方,神情凛然。说道,“若外族入侵,纵抛头颅洒热血,寸土不可让。”

“哦?”老道寻了一块石头,盘膝坐下,示意秦重说下去。

“当今天下四分,宋与辽自澶渊订盟,暂息干戈,而得四十年和平;吐蕃远在高寒之地,国力衰弱,无力兵出陇右之地;西夏李元昊虽野心勃勃,但有青塘在侧虎视眈眈,终不成大患。”

听着秦重纵论天下,老道目现奇彩,如同忽然寻到了一桩宝贝。

“故今大宋之危,其险在内,而不在外。”秦重断然说道。

秦重能有如此论断,得益于后世千年见识。是以侃侃而谈,毫不见憷。但是听在老道耳中,不啻拨土见金登时惊艳非常。要知道,如今站在他面前的,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寻常少年。

品性,天赋,见识,心机,手段,老道无不满意至极,收徒的心思再也不可遏止。

“秦重,你可知太初神拳,乃是老道师门不传之秘?”

“啊?”秦重一愣神儿,不是说大宋气数呢吗,怎么突然又提起了拳法?但老道说起不传之秘,秦重心中也有些打鼓儿。这个年代,派别门户观念极强,很多绝技根本不会外传。

“你所演练的太初神拳,以老道观之徒具其形,未得真髓,尚不足以入门。”

“啊?”秦重被打击到了,他对自己的太极拳,颇有几分自得,已经倚为保命底牌。可是谁知,在老道的眼里却是徒具其形,未得真髓,尚不足以入门?这个评价,让秦重很不服气。

“太初神拳以易演化,内蕴阴阳大道,岂是等闲?”老道缓缓说道,“你所习之太初神拳,单重技击之术,却无吐纳导引之法。如此舍本追末,已失神拳本意,终生难望大道。”

“吐纳导引之法?”秦重一下记起,昨夜老道所念诵的口诀。

“不错,昨夜所授之口诀,正是神拳总纲。”老道微微一笑,遂说道,“你当已有所感悟。”

“还请道长传我导引之法。”秦重热切起来,昨夜那一段口诀,令他收获巨大。浑身气息圆融畅达,太极拳更增威力。而且丹田之内,隐隐有气息流转,这与曾经已完全脱胎换骨。

“师门有训,太初神拳三不传。”老道一昂首,拿捏起了姿势。

“敢问,是何三不传?”秦重当然知道,想习得神功绝技,自然不会太容易。

“心术不正,不传;天赋不足,不传;非入室弟子,不传。”老道瞥一眼秦重,老神在在。

所谓道不轻传,这个道理秦重自然懂得。尤其这个年代,绝技都是一门压箱底的存在,考察品性天赋,当然是门派重中之重。若不然传技非人,绝技流失事小,为门派招祸事大。

“秦重资质愚钝,虚度十五年华。今仰闻大道神奇,喜不自禁。”秦重很清楚,时人崇尚谦逊,不似后世求职那般,尽皆表述自己如何如何不凡。若真那样儿,估计老道连看他一眼都觉不屑。

“还望道长不弃,准允秦重得列门墙。”说着,秦重一个头磕在地上。

“哈哈哈,好,好,好。”老道登时一声长笑,连道三个好字。

“恩师在上,请受弟子三拜。”秦重也是大喜,咚咚咚三个头,磕的实实在在。

“哈哈,好徒儿,好徒儿,快快起来。”老道站起身,受了秦重两个头。待秦重磕第三个头时,老道一俯身伸手扶起了秦重。这三个头有讲究,一拜敬天地,二拜敬祖师,三拜才是敬师尊。

“师傅。”秦重站起身,躬身再行一礼。

“既入师门,当守师门戒律。”老道脸色一肃,沉声说道,“咱们师门没有那些繁文缛节,但老君五戒,还是要时刻遵守,不可妄行。”所谓老君五戒,即杀戒、 盗戒、淫戒、酒戒和妄语戒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