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三十二章 双双回归(1 / 2)

加入书签

钧别突然失去了虞阑的踪迹。

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就这么凭空消失了。

钧别在他们之前落脚的竹屋默默等待了七日,他的表情也从最初苍白的焦灼担忧,慢慢变为心如死灰般的沉寂。

七日后,虞阑仍不见芳踪。

钧别在屋内的桌上留下了一个可向岱舆濯祗仙宫传讯的特殊传讯符,然后安静的锁上竹屋的门,带着他为数不多的物品离开了此处。

他那储藏物品的小小法器中,家什寥寥无几。

几件往圣帝君昔年赠送给他的法器,一块虞阑所赠的简朴的凡玉,一件虞阑亲自编织的重阳节萝蒲挂穗,几身从濯祗仙宫带来的仙衣,凡间碎银几两。

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
钧别离开后不久,房屋尽头的竹林深处,一道穿着已洗得发白的道服的清瘦身影缓缓出现。

——正是消失了七日的......虞阑。

她神情格外安静的看着天边钧别消失的方向,脸上那无喜无悲的神情,似乎猝不及防的被撕开一道裂缝。

那是一抹比方才钧别脸上的神情,更加苍白的惨淡和悲惘。

她伸手轻轻拂过秋末微微变色的苍竹,喃喃自语。

“钧别,你可以心悦于这三界中的任何一人,但你独独不能,亦不应该,心悦本君。”

话毕,这具凡人身体,忽然散发出淡金色的无限神光。

竹林间,恍若金色的星辰洒满凡尘、笼罩绿野,也终于渐渐笼罩住了“虞阑”的整个身体。

片刻后,神光消散殆尽。

往圣帝君太阴幽荧那张冠绝九天、遗世独立的倾世容颜,再次重现于世。

她身着一身九重天上帝君冕服,眼底又恢复了三界至尊的无喜无悲。

收起所有九重天帝君不该拥有的破碎的情感与脆弱,她便只是——太阴幽荧。

那个名叫“虞阑”的凡人女子,终是天上地下,芳踪永失。

......就好像,这个人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一般。

往圣帝君最后看了一眼竹屋上紧锁的房门,但不知为何,却没有再推开它。

她阖目不语,略施仙法,转瞬间这缕分化到凡间的元神,便已再次回到仙山岱舆濯祗仙宫中往圣帝君自己的神体本尊之中。

巍峨壮阔、气势恢宏的濯祗仙宫内殿中,高处不胜寒的高台玉座之上,往圣帝君太阴幽荧沉寂已久的神体,缓缓睁开了已阖上经年的双眸。

她明明端坐于三界之中最为圣洁威严的两大神宫之一,但是她那双长长的睫毛微阖下,却又映出一片无边寂寞的暗影。

下一刻,殿外微弱说话声传入她耳中,正是嘉荣上仙和刚刚回到岱舆的钧别。

嘉荣上仙的语气十分惊喜。

“钧别!你回来了?这可真是太好了!你是几时回来的?”

钧别温声回答道:“嘉荣姑姑,我刚刚返回岱舆,来此复命。”

嘉荣上仙虽然已极力压低了音量,但是语气还是难掩激动。

“真好,你终于回来了,几年不见你又长大了些!嘉荣姑姑险些都不认识你了。”

钧别温和的声音隔着殿门,似有若无的传进内殿。

“姑姑,钧别也很想念帝君和您。对了,帝君在吗?钧别这便去叩拜帝君。”

嘉荣上仙摇了摇头,轻声道:

“帝君还在闭关,喻令我等无事不可叨扰。不过你放心,待帝君醒来,我必第一时间通禀你回岱舆之事。”

钧别微微讶异。

“帝君闭关了?”

他微微蹙眉,语气中有一丝隐忧。

“帝君为何闭关了?嘉荣姑姑,莫非她前些年每日为我运功施法巩固原形封印,受了什么暗伤或损耗?”

嘉荣上仙亦是不知,她皱着眉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应当......不是吧?”

见他有些担忧,她连忙拍了拍钧别的肩膀,浅笑着安慰道:

“近千年来三界并不曾有战事,想必帝君是因为上次化形女身后神体不稳,因此才闭关修养神格与神体的。”

“是吗?”

钧别眉头却还是紧蹙。

“那岂不是自从我下山历练后,帝君便一直在闭关了?这都许多年过去了,修养神体怎会闭关这么久,帝君如今可大安?”

嘉荣上仙点点头,笑着说道: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